林毅夫:到2049年,中国经济规模将达到美国的2倍

频道:新闻资讯 日期: 浏览:40

  来源:正和岛

  当下,经济遇到不少压力,很多企业家看不清方向。

  未来究竟如何判断大趋势?5月18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中信出版集团举办的读书分享会上,发表了《中国经济的新挑战与应对》的主题演讲。

  林毅夫说:“我们在增长上面绝对不能低于美国,现在不能,将来同样也不能……我们必须努力保持增长,这样可以加强信心。”

  以下是林毅夫的发言实录:

  作 者:林毅夫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

  近几年以来,我在各种场合内反反复复地谈,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保持快速的发展是我国驾驭变局的基础和关键,是我们当前最大的大局,最大的政治。

  同时,我也反反复复地说,中国到2035年以前还有8%每年的增长潜力。只要利用好国内的各种有利的条件来克服面临的困难,应该可以实现每年6%左右的增长。

  并且从2036年到本世纪中叶,我们每年应该还有6%的增长潜力。同样,利用好我们有利的条件,不管外面有什么挑战,应该可以实现每年4%左右的增长。

  到2049年建国一百周年的时候,我国的人均GDP应该可以达到美国的50%,我们的经济规模可以达到美国的两倍。人均GDP是按照购买力平价去算的。到那个时候,世界可以出现一个新的稳定的格局。

  我很高兴我上述的看法在国内、国外都引起了不少关注,并且也得到了不少的肯定跟赞同。

  上述看法谈的是一个中长期的发展趋势,今天晚上谈的是当前的新挑战以及怎么应对这个挑战。

  当前国内外面临的经济新挑战

  我同样是从国外跟国内两个方面谈一谈我的一些认识。

  从国外来讲,美国的新总统拜登在2021年上台以后,他基本上换汤不换药,延续了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贸易战、科技战。而且在贸易战、科技战之外,还试图组成所谓的民主同盟,以政策体制、意识形态、文化等划界,试图在经济上和中国脱钩,在政治上孤立中国。

  最新的行动包括美日印澳组成一个联盟,想打造亚洲版的北约。并且最近北约还邀请了日本、韩国这些西太平洋的国家去参加他们的峰会。

  这些行动的目标当然是针对中国,就在上个星期一,拜登还邀请了东盟的领导人到华盛顿开会,举行特别峰会。一方面讨论跟东盟国家签署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另外,也想说服这些东盟国家把供应链搬离中国。这些基本上都是针对中国的。

  除了美国的行动之外,俄乌战争2月底爆发到现在80多天了,短期之间影响是明显的,因为它造成油价急剧上涨、粮食价格上涨,本来像美国、欧洲已经面临通货膨胀的压力,俄乌战争就更加剧了通货膨胀。

  同时,我国也是石油的主要进口国,粮食也是有相当大的部分依靠进口。除了油价、粮价之外,还有一些矿产资源价格也在上涨。因此,我国进口成本会增加,会影响到我国的增长。我想短期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

  从中长期来讲,经过这次俄罗斯跟乌克兰的战争,俄罗斯跟欧盟这些国家的不信任、安全方面的紧张关系,我相信相当长的时间内是很难消除的。

  美国试图浑水摸鱼,把中国和俄国绑在一起,进一步挑拨中国跟欧洲的政治跟经济的关系,以安全为理由,使得欧洲跟我国在经济和贸易上面脱钩。这是在国外的新的状况。

  国内的话,从2021年第三季度以来,我国的经济出现了比较大的下滑,这个下滑是由于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这三重的压力造成的。实际上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延续到今年,还是在一个下滑的周期当中。

  进入到3月份以后,可以讲是雪上加霜,因为奥密克戎这个传染率非常高的新冠病毒新的变种在我国一些地方,像原来在深圳、广州、上海出现的爆发,爆发以后上海从3月份以来基本上一直处于封控的状态,并且全国也有不少地方都在加强对奥密克戎的传播控制,北京的情况我想大家也看到了。

  这种封控的动态清零的举措,必然影响到生产、投资、消费各个方面,我们的经济全面放缓。根据这种状况,今年的5.5%的增长目标能不能实现就面临新的挑战。

  我们怎么化解这些挑战,应对国内国外的挑战?

  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

  对国外来讲,美国希望各国跟中国脱钩,让中国变成一个面向封闭的经济,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就会慢,增长速度慢了以后,赶上美国或者人均GDP达到美国50%可能就不是2049、2050年能够实现,可能要拖很长的时间。而且拖的时间越长,夜长梦多,可能挑战反而更多,这是美国的图谋,打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步伐。

  但是面对这种图谋,我们也不用那么紧张,因为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而且按照购买力平价是世界第一大市场。贸易是双赢的,而且在贸易当中,小经济体从贸易得到的好处,比大经济体是大的。

  美国可能为了维持它的霸权地位,宁可为政治目的牺牲经济利益,但是欧盟、其他国家如果顺从美国那些举措,它要牺牲它的经济利益,那它政治上面得到了什么,只不过是为美国做嫁衣裳。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只要我们能保持比较高的增长,同时保持开放,继续推动开放、扩大开放。

  从2008年以后,每年为世界经济的增长贡献在25-30%之间,就是最大的市场。在这种状况之下,欧洲国家和东盟国家我相信为了它自己的就业、为了它自己的增长,它就不会进入到美国的圈套。

  在这种状况之下,俄乌战争当然我们还要继续坚持现在国家采取的立场。我们是希望和平的,我们不愿意看到战争。并且,我们要维护《联合国宪章》,尊重每个国家领土的完整。

  当然,我们也必须尊重各个国家的安全需求。我们不要落入美国的圈套,让欧洲国家把我们跟俄罗斯绑在一起。它们的矛盾短期之间是很难双赢的,我们应该保持自己的一贯主张。

  这是在对外上面,当然它的前提是我们必须有比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除了美国,可能为了维持霸权,它宁可牺牲经济利益之外,其他国家面对中国的增长、中国的开放、中国的发展是可以作为他们发展的机遇。

  对国内来讲,我们从去年以来面临的三重压力——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但我个人觉得其实最关键的是预期转弱,因为预期转弱以后,大家投资就没信心,供给就会减少。而且要是没有投资的话,就业就会受影响,收入不增长,需求当然会收缩。所以,我觉得在三重压力当中最关键的是预期转弱。

  预期怎么会转弱呢?我想有相当大的程度是在政策执行上面的一些在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点出来的合成的谬误。有些政策,比如平台的治理、双碳目标、房地产,这些当然都是很重要的,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对经济的稳定都是非常重要的政策。

  但是,在执行上面,有的是中长期的政策,不能把它短期化,也不能把它地方化,这造成了我们形成的合成谬误,让大家对未来的发展没有信心。

  我们知道信心是比黄金重要的,所以在政策执行上面,非常需要像现在中央在采取的一些偏差的纠正,并且有一些政策有很良好的愿望,是我们长期的而且未来要实现的,也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跟其他国家的不同,比如共同富裕。

  但是这个目标提出来以后怎么样落实,要解释清楚,不要让人家觉得这是针对富人的。其实不是的,是要大家共同富裕,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先富带后富等等,这个一定要说明清楚,不然会影响大家的信心。

  同时,国家的政府工作从中央到地方,应该把所有的工作都落实到。过去讲,在去年的经济工作会上也再次强调,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我前面讲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其实基础是我们的进一步发展,这也是关键。

  对国内,我们当然有不少问题要解决,但是不发展,那些问题就更难解决。

  新冠疫情的防控是当前最紧急的挑战

  这些都是中长期的。但是当前来讲,新冠疫情的防控是当前最紧急的挑战,在防控疫情上面动态清零政策是对的,但是在落实上面要科学、要有效、不能层层加码。

  我们在媒体上看到有些地方借口静态管理,不让农民下地。农村在农田里,奥密克戎也传播不了。但是这个农时一误就一年,影响到粮食安全。所以各个地方不能层层加码,层层加码是一种懒政的表现,这个一定要把握好。

  并且要争取动态清零以后,迅速地恢复生产生活。在一些封控的城市,很多中小微企业已经到了濒临破产边缘。

  在这种状况下,一定要出台有效的政策来帮助这些中小微企业渡过难关,像减税、免税、减租金、贷款延期等等一系列的措施,这些是必要做的。这些企业倒闭了以后,失业就增加,要让他们恢复就有相当大的困难。

  另外,有不少家庭,尤其中低收入家庭,经过两年多的疫情时断时续的封控,一方面就业受到影响、收入受到影响。第二方面,有不少储蓄也用得差不多了。最近不管在县以上还是县以下的消费都出现了崩塌式的下跌。

  针对这种情形,我和国发院的其他三位老师前一段写了一个建议,建议在这些封控的地方,每个家庭发1000块钱人民币支持他们的消费,这1000块钱人民币中500块钱可以是消费券,针对他所在地的中小企业以哪个行业为主,这个消费券就支持他们的消费。

  另外可以发500块人民币的现金,这些现金当中可以用数字人民币,这样也有利于我们推广数字人民币。

  在上述的基础之上,常规的内周期措施上,积极的财政政策、积极的货币政策也要推行,支持新基建。我相信如果这样努力,假定疫情能够在5月底在全国真正达到动态清零,我相信保持5.5%左右的增长今年还是有可能的。

  我们在增长上面绝对不能低于美国,现在不能,将来同样也不能。将来不能,今年同样也不能,我们必须努力保持增长,这样可以加强信心,我们就有信心,其他国家对我们有信心,以对内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对外驾驭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好的办法。

  我就讲这些,谢谢!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