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相送小说_一路繁花相送小说晋江

频道:图书介绍 日期: 浏览:15

第十九章 合约失败

舒青玉莞尔的笑了笑,继而接过刚刚韩倾城的文案,粗略的看了看,脸色的神色有些变化,韩倾城一时还不知道他是否满意这次修改,她真的是用心在做这个,当然顾客满意才是最满意的。

大约过了几分钟,舒青玉这才开口说话,“韩小姐的诚意我已经看到了,但是文案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妥,还请劳烦贵公司再修改修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笑意满满,好似并不像是再说一件事一样,就好像是说一顿饭一样随意。

说话间,他放下了文案,韩倾城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文案的不满意,韩倾城没吃几口,倒好像是在陪着舒青玉吃饭一样,两人吃了大概半个小时,这才双双离开。

第二天,韩倾城早早的来到公司,一路上都听得到关于赵景彦的话语,不禁皱了皱眉头,心头有几分好奇,也害怕公司里面的人说三道四的不嫌麻烦。

韩倾城力压心中的好奇忍住不去找其他人一探究竟,刚坐上位置,夏可便急匆匆的小跑了进来,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她的一系列动作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猥琐”到不能直视。

“你干嘛?”这么猥琐,后面那句韩倾城没有问出来,她敢发誓自己是硬给憋出来的。

今天的她一身职业包裙,整个人的身材立马体现了出来,对于他这种胸大无脑的人来说,坐着能够涨姿势。

夏可别扭谄媚的走了过来,短短的几步,硬生生的走了几分钟,手指啪嗒的敲了敲办公桌,以毫无声息的赶脚出现在韩倾城的面前。

“倾城,你可心里乐着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现在心里比谁都乐,公司里面的人乐,那是他们读不到还流口水,你现在心里乐,可就真的比那些人还恶心哈。”说罢,夏可还贼兮兮的奸笑了两声。

韩倾城表示自己很无辜,立马反问道:“我心里面乐什么?”难道真的是关于赵景彦的事情,想到这里,韩倾城能够听到自己久违的心跳声。

脸瞬间红了起来,夏可本来还以为她不知道,看到她脸红了起来,立马小跑到她身边来,“你还说你不知道,你别说赵景彦调任到分公司你不乐,我看八成是你在给他吹枕边风吧?”夏可说起来不痒不塞的话语来,真让韩倾城害臊。

脸只比以前更红了,脑子里立马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红的就像一个大苹果似得,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似的,怎么感觉自己进了夏可的套呢?立马扯起一个嗓子,对着夏可吼了起来,“你想什么呢?什么吹枕边风,吹什么吹。”说罢,看到夏可还对着自己笑的脸,瞬间怒了,“还不快去工作,小心我开了你。”

听到这里,夏可一边看着脸红的像什么的韩倾城,一边为了自己的工资认命的退出办公室,就在韩倾城以为她都走了的时候,忽然门又开出了一个小缝,夏可的半个脑袋伸了进来,“吹啊吹。”说罢,不等韩倾城开口骂她,已经连忙跑了出去。

还不忘在落地窗前给韩倾城比了一个大花脸。

韩倾城顺势的比了一个出格的拳头,吓得夏可分分钟逃离了案发现场。

展开全文

简单的幻想了几分钟,韩倾城开始弄自己的东西,文案还要改,现在赵景彦什么的,还是待在一旁吧,管他什么妖魔鬼怪都不在她韩倾城的眼底。

几分钟后,陈然的电话便进来了,韩倾城保存了现在的状态,便立马接听了电话,“喂,陈总,有什么事吗?”韩倾城的话语不冷不淡,但还是最后陈然陪着笑笑了起来。

“没事,没事,就是上面调任了赵总过来分公司,你看上次我和赵总不愉快,现在他来了,自然要好生处理好关系,倾城,你看你毕竟跟赵总是男员工之间的关系,自然要比我们这些外人说话来得强。”陈然的这番话任凭一个傻子都听得清楚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韩倾城听到他叫自己名字的时候,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她大概还没有和陈然熟到这种地步吧。

屏了屏呼吸,韩倾城努力的调好了语气,继而开口道:“赵总有说他什么时候过来了。”

陈然是一个聪明人,知道韩倾城这样说肯定是对之前的那番话有了一定的默许,忙陪着笑脸说道:“大概十分钟后到。”说罢,连忙招呼了韩倾城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经过各个陈然的小插曲,做文案的思路也没有了,虽然夏可已经给自己打了预防针,可当她听到赵景彦大约十分钟后来公司,心里还是微微的紧了一下,这怎么办呢?都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来见他,夏可说他要来调任,可也没有这么快说来啊,算了,算了,赶鸭子上架了。

按了前线的前台电话,韩倾城努力的保持冷静的姿态,“通知所有人五分钟后在正门大厅站好,赵总十分钟后到达公司,所有人务必要拿出最好的状态来迎接赵总调任本公司。”说罢,呼吸一滞,看了自己的着装还算合理,立马收拾好桌上的东西,起身拉开办公室门。

干练的职业装,五寸高的黑色高跟鞋,把整个人的气质一下拉了起来,五分钟后,所有人准时到达大厅,韩倾城看了看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真不知道这些人此刻站在这里是干什么的,是给公司丢脸的吗?这里又不是钓凯子的地方,这些人真的是够了。

韩倾城站在最前面,看了看手表上的显示时间,里陈然说的时间只剩下两分钟了,她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开始加快,脸也迅速的火热了起来。

只剩下一分钟的时候,大厅门外瞬间来了三辆车,清一色的黑色迈巴赫,张扬着自己无法靠近的个性,韩倾城能够听到浓妆艳抹的几个女人细小的尖叫声,但还是蹙眉盯着门外。

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保镖,拥簇着一个人走到旋转门口,便回了车门外,赵景彦眉头紧锁,看到熟悉的人儿进入眼帘,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双手放在西装口袋里盯着韩倾城一动不动的模样,有些失礼的笑了起来。

皮鞋在瓷砖上开始响了起来,走近韩倾城的身旁,悬殊一个脑袋的身高,瞬间上升了男性荷尔蒙的爆发,“你是部门负责人?”赵景彦明知道她升了职,却在这静的令人都不敢呼吸的时候问了出来,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来,让人着实摸不着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是的,你好,我是韩倾城。”韩倾城努力扯开了笑容对上了他的视线,伸出一只手,表示试好,她那么纯洁的小心灵,怎么知道赵景彦此刻为什么摆出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出来,搞得她好别扭的。

赵景彦莞尔握住有些发烫的手,有弧度的笑容在此刻摆上了脸上,几个女人又尖叫了起来。

“陈总临时有事,不能迎接赵总,还请抱歉。”韩倾城若是实话实说了出来,还不得赔了夫人又折兵,她才不傻呢?陈然虽说平时里欺负新人,可她还是知道掂量分量的。

赵景彦遮掩的摩挲了一下韩倾城的手心,韩倾城立马像一个受了惊得兔子一样松开了她的手,赵景彦也没有觉得失礼,淡然的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看到后面一大群的员工都往他这里看,顿时笑出了声,“我从总公司调任到分公司就任,往后还望多多关照。”说罢,四周笑出了声,赵景彦这句话以退为进,员工们都知道到底多多关照的事自己还是他。

“我还有事跟你们领导谈话,大家就不要站着了,都去工作吧。”说罢,转身看着一直没有把眼神放在自己身上的韩倾城,“劳烦带路,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还需要接触一下。”温润的话语传来,韩倾城讪讪的点了点这才踩着高跟鞋,跟他一路进了办公室。

关上玻璃门,韩倾城招呼了夏可泡两杯咖啡进来,等到夏可走后,韩倾城这才细致的跟他讲了目前公司的运行状况,以及存在的问题。

两人在办公室里呆了半个多小时,等到韩倾城已经觉得赵景彦是真的在公事公办的时候,她身上轻松了不少,少了刚刚有的别扭感。

谈完了公司之后,韩倾城说了近期的业务,当然主要是负责了舒青玉的文案,几次修改不过关,她拿出了以前的文案来进行对比,让他说说对这些的看法,没有意识到两人坐的越来越近,等到韩倾城已经发觉不对的时候,赵景彦已经离开座位了。

现在的场景只能用尴尬这两个字来形容,多了一分都不行,“赵总,不看了吗?”韩倾城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实在不懂赵景彦玩的什么套路。

她可以说她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赵景彦的套路。

睫毛在脸上舒展开来,巴掌大的脸似乎有一瞬间给赵景彦的感觉是懵懂的。

一路繁花相送小说_一路繁花相送小说晋江

第二十章 红星鸾动

但就是说不上是为什么,“你可以看看现在几点了?”清冷的话语出现在赵景彦的嘴中。

但韩倾城还是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她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干什么,拿出手表就看到上面显示的五点十分,这不很正常吗?难道下班了,自己的手表坏了,想到这里韩倾城忙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也还是和手表上的时间一样,韩倾城有些蒙了,她想请问她的大总裁请问有什么不对吗?

在经过韩倾城的一系列动作之后,赵景彦越发的觉得自己的这个员工有点傻,她只是叫他看时间,又不是让他对时间,“我们工作了四十分钟五十八秒。”听到这句话,韩倾城第一反应是你背的很熟啊。

发现他在等自己的回答,立马回了神,说道:“哦。”

“哦?”赵景彦走到她身边来,拿过鼠标,用红色笔沟过几个问题,然后将转椅转到自己的面前,韩倾城就这样对上了他的视线,彼此近的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看到了,这些就是你对于这次文案的修改存在的问题,如果没问题的话,可以下班了吧?”他用问号的形式来对话,是对她无语登封的智商堪忧。

韩倾城有些头疼了,他又在跟自己说工作又在说下班的问题,这是要搞特殊?“可是离下班时间还有五十分钟,我们这样走了,对员工来说是及其有负面影响的作用,况且。。。”韩倾城顿了一下,不敢往下说了。

“况且什么,继续往下说啊。”赵景彦好看的眉眼对上她的视线给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周遭的空气都迅速火热了起来,韩倾城忍着脸红的准备,看了看他,这才小声得只有彼此能听到声音来说话,“况且公司一直以为我们是男员工关系,提前走就已经影响不好了,还别说我们一起走了,算了算了,你先走吧,我还要弄文案。”他们家那么有钱肯定不在乎上班下班时间,但是他有他的原则。

韩倾城想转过去对着电脑,却发现自己使出来的力量根本就对不上赵景彦的,她有些挫败了,明明自己还是柔道的,怎么每次柔道对上她的时候根本一点作用也没有起到呢?

难道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

赵景彦上前,清晰的轮廓阻挡了她的视线,硬生生的扭过来她的头一字一顿的对着他说道:“第一,这是我允许你先走的,第二,有谁怪罪的话自然第一个是落在我头上你怕个什么劲,第三,事实本来就是你和我是男员工的关系为什么要在意别人说什么。”他把这些说的理直气壮,韩倾城觉得他脑子有病吧。

谁答应他做他员工了啊,真是自恋到无可救药,可是为什么,他这样说的时候,她的心里有丝丝的雀跃感觉,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有点死鸭子嘴硬。

“你如果还不跟我走的话,我想我拉着你的手走过大厅应该有无数人看吧?”说罢,赵景彦松开了椅子,站直了身子。不为所动的看着她。

最终,韩倾城还是跟着赵景彦一起出去了,她能够想象那些人在背后说她什么,无非就是有人撑腰就是好啊,以前都还要准时下班才走,现在直接就可以走了。

出了大厅门,韩倾城看着赵景彦想也没想的往地下室走,也转了身,想回家,步子刚刚迈了出去,手臂上的一股力气就将她拉去了他的那个方向,“你放手,我自己能走。”韩倾城觉得自己都要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气疯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要不是这是在公司外面,鬼才跟他讲这么多大道理。

在员工面前看到的这一幕,员工们都斜了斜,天,这是给谁秀恩爱啊。

在上车之前,韩倾城可以说是被拖拉了一路才安全抵达副驾驶的。“我说,赵景彦,你怎么这么霸道,刚刚我就说我不想下班的,现在我要回家,你为什么不让我回去。”韩倾城怒的都可以眼冒金星了,气的浑身发抖。

赵景彦听到她的这些就跟免疫了一样,看都没有看她一样,启动车子,驾驶在马路上。

对于他的这种态度,韩倾城真的是忍受不了了,“你别以为你做什么别人都喜欢,我告诉你,你这么霸道,迟早没人喜欢你。”

说罢,韩倾城就接受到赵景彦危险的眼神信号,不得不说韩倾城虽然在外人面前什么都不怕,可偏偏赵景彦的眼神一过来,她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住在哪儿?你往反的方向走,是为了甩开我把。”说罢,也没有想去过多的追究什么,赵景彦就直直的盯着前方。

韩倾城立马哑口无言了,他怎么知道的,天哪。

不得不说,一路上车子里都是尴尬的气氛,韩倾城终于乖乖的闭了嘴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她双臂抱着包包一丝不苟的盯着前方,活像害怕别人把她生吞了不成。

车子在是十分钟后停在了皇家酒店,迈巴赫一进入地下室,工作人员立马在车前等候,良好的工作服务态度,怪不得怎么消费这么高。

“请问就餐还是住宾馆?”服务员穿着一身西装目不暇视的盯着赵景彦,等候他的回应。

“就餐。”韩倾城是听到她这么说。

她对于酒店这种地方,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觉得莫名的有点脸发烫。

等到服务员对那边交代好的时候,她木乃的跟着赵景彦一起上电梯,电梯里此刻只有他们两个人,赵景彦察觉到身后的人已经躲在了角落里,转过身看到她的脸,“你脸为什么这么红,冷?”

韩倾城听到这里,生怕他看出来什么,忙点了点头。

两人出了电梯便落座,暗淡的灯光下,能看到依稀的几个人影,这时候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灯光开的微弱,给人以暧昧的气氛在周围迅速闪现了起来。

“想吃什么?”赵景彦并没有在意她的东张西望,看着她,继而问道。

韩倾城不知道他带自己吃饭时想干什么,她也不想那天的事重现,所以有了防备之心。

“赵景彦,你为什么请我吃饭。”她问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手指在怀里慢慢的开始互搓,完全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不知道该放在那里。

赵景彦放下菜单,看着韩倾城的脸,在暗淡的灯光下越发的迷人,终是开口道:“以后我们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不管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应该请你吃一顿饭的。”说罢,又拿起了菜单。

一路繁花相送小说_一路繁花相送小说晋江

透过灯光,韩倾城小心的打探了他的眼神,可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当她听到赵景彦说道‘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时,心微微的开始晃动,但她抑制了,她不知道在赵景彦的心里他到底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但是他起码要做好保护自己。

自己的妹妹抢了自己的男朋友一直以来让他觉得都是件痛苦的事情。

两个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韩倾城点了一份水果沙拉,一份九分熟的牛排,便递给了服务员,对面的男人还在认真的挑选这些菜,确实上面的价格贵的要死,随便点几盘都是她半个月的工资。

但明显赵景彦并不是在意那些价格有多贵,而是在意哪一个附和他的胃口。

十分钟后这才点好了给服务员。

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灯光师很会打照浪漫的情节,把昏暗的光打在了两个人的中间,韩倾城甚至不仔细看都看不清他的脸,而在路过的小路上却用星辰般的光亮在石头地上打量了起来,给人舒缓的感觉。

“在公司累吗?”赵景彦开口,试着寻找话题。

“不累。”之前针对她的人都走了,没走的都在巴结她了,谁还敢在她面前嚼舌根,可以说出了陈然,整个公司就她职位最大,想要让一个人退位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之前的部门经理去哪儿?”虽然他给陈然施加了压力可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韩倾城微微一愣,这才回答道:“被陈总开除了。”她其实还想说这里面有一半都是你的功劳吧,但她不敢说出口,若是说出口,他怒了,拍桌子走人,这么高的消费标准,她就算是被挡在这里也不够一碗的。

服务员很会掐时间的上来给他们上餐,一句话都没有说,连上餐的时候都是静悄悄的,甚至餐具之间的触碰也是声音小刀微乎其微。

不得不说,就连韩倾城也觉得这个地方除了价格高一点其他都是蛮好的。

赵景彦停止了问话,两个人都开始静静的用餐,大约过了十分钟后,俩个人用餐完毕,“吃好了?”赵景彦温润的问道,刚刚在地下室的霸道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嗯。”

确定韩倾城真的吃好了,赵景彦这才招呼服务员,拿出金卡开始付钱,韩倾城没有那么势利眼,但她知道这一顿很贵。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