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暖宁时御免费阅读_林暖暖顾时御免费阅读

频道:图书介绍 日期: 浏览:12

说到古代名医

人们首先想到的

几乎都是白胡子老爷爷的形象

但事实上在我国历史上

也有很多女医生

只是因为身为女子而不被人知

今天我们就来认识一位女国医

她就是名列四大女名医之首的

有“女中扁鹊”之称的

西汉女国医

义妁

西汉年间

一场瘟疫席卷了河东地区

无辜的民众相继染病

短短几天时间

尸骨遍野,哀鸣不绝

每天都有上百的人死去

死亡的人数太多

展开全文

只能把这些尸体拉到城外

草草一埋了事

很多人被匆匆送到医馆

再从医馆被拉到乱葬岗

人命瞬间变成了最不值钱的东西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河东大地

人们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之中

瘟疫场景

在永济的一家医馆里

有一位中医大夫彻夜忙碌

白天忙着诊治病人

晚上还要连夜配置药丸

他已经一连几天

没有好好休息了

他原本正好合身的医袍

也变得空荡荡的

更显得他身材消瘦

他每日这样忙碌

只想从死神中抢回更多的人命

令人不解的是

每当他的女儿义妁提出帮忙时

他却总是面无表情地拒绝

甚至不让她踏入医馆一步

义妁心疼年迈的父亲

苦苦哀求

他却大发雷霆

“我再说最后一遍

女人不能行医

这是规矩

赶紧离开医馆回家去

不然我就没有你这个女儿!”

义妁只好含泪离开

她实在是不理解父亲的做法

难道只是因为她是女儿身

就认定她没有资格做医生?

论天赋论勤奋论学识

她哪一点都不比男人差

她从小就对药草感兴趣

最喜欢去父亲的医馆里玩

她对医馆的一切都充满好奇

尤其是陈列在药柜上的瓶瓶罐罐

格外吸引她的注意

她总梦想着有一天

把其中的奥妙都一一解开

父亲给人诊脉看病时

她就趴在桌子的另一旁

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父亲

支着耳朵听父亲跟病人说话

父亲切药配方时

她总是小心翼翼地捏一点药草

先在鼻子上闻一闻

再放在嘴里尝一尝

俨然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大夫

由于经常跟着父亲去医馆玩耍

父亲说的很多话都被她默记了下来

时间一久

她竟然学会了用药草治疗简单的病

十几岁时

她便偷偷采来草药给人看病

竟然给好几个邻居治好了病

这样一个学医的好苗子

若在平常人家

父母还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但是他的父亲许善友

却极力反对她学医

当他发现女儿在偷偷学医时

竟然把她的医书和药匣子

统统扔了出去

告诫她女人不能做医生

这是祖宗传下来的规矩

即使在瘟疫期间

正缺人手的时候

他宁愿自己没黑没白的劳碌

也不让女儿踏进医馆半步

许善友为什么禁止女儿义妁当医生?

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义妁又是如何从一个

一名不文的黄毛丫头

变成一个彪炳千秋的

女国医的呢?

她又是如何

打入步步惊心的皇宫

成为汉武帝眼前的红人的呢?

林暖宁时御免费阅读_林暖暖顾时御免费阅读

话说在瘟疫期间

老中医许善友严厉制止了

女儿义妁要去医馆帮忙的恳求

还以断绝父女关系来威胁她

医馆就靠许善友一个人操劳

很快他的身子骨就顶不住了

起初他只是有些头痛不适

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仍然继续在医馆里忙碌

后来病情越来越严重

一连几日高烧不退、烦躁不安

还出现了衄血的症状

此时许善友才意识到

他被传染上了瘟疫

意识到自己得病的瞬间

他首先想到的是

他的一双儿女将要失去父亲

从此没有了人生的依靠

内心不禁一阵悲凉

时间不够他悲伤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

其中有一件事情

像石头一般压在他的心里

长达十几年

他觉得是时候把这件事情放下了

他把女儿义妁和儿子义纵召集到床前

把保守了十几年的秘密

讲给他们听

原来这一双儿女都不是他亲生的

他们的亲生父亲是他生前的好朋友

前太医令义云天

义云天由于医术精湛

在皇宫里备受皇上的重用

却因此引起了

太医院最高长官崔府志的嫉妒

心狠手辣的崔府志

设计将义云天陷害至死

义云天全家遭此灾祸

只有一双年幼的儿女存活于世

义云天的好朋友

也就是义妁的养父许善友

见两个孩子可怜

便把他们领回家中抚养

好友的去世让许善友悲痛不已

为了避免再起祸端

所以才极力阻止女儿义妁学医

讲述完这段往事

许善友心中的那块巨石

终于落了地

不久后

许善友因病重医治无效而去世

惨痛的往事没有吓跨义妁

反而更坚定了她学医的信念

养父许善友去世后

义妁重新捧起了医术

日夜苦读不辍

一向顽皮的弟弟义纵

也和变了一个人似的

丢掉了弹弓、色子

拿起了宝剑苦练武艺

经过几年苦读

义妁的医学知识飞速增长

但毕竟临床经验较少

她觉得非常有必要拜师学习

于是决定去长安

跟随名医郑无空学习

经过长途跋涉

她来到了郑无空的门前

没想到的是

迎接她的却是赤裸裸的蔑视

刚提出要拜师学习

就被郑无空一口回绝了

理由是医术传男不传女

收她一个女子做徒弟

更是无稽之谈

面对义妁的苦苦相求

郑无空想让她知难而退

便告诉她

要拜师也可以

首先要完成我的要求

在天黑之前

把我想要的六种草药采回来

如果能够完成这个任务

我就破格收下你这个女徒弟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了

药山里这里还有一段路要走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带回六种不同的草药

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义妁却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她必须要完成这项任务

她要向人们证明

男人可以完成的事情

女人同样可以完成

男人完不成的任务

女人也可以做到

义妁到达药山时

已经接近黄昏

她没有一丝迟疑

便进了山

在山里她一边走一边寻找

希望在天黑之前把药找齐

她的运气还算不错

不一会儿便找到了五种草药

当她正仔细寻找最后一味药时

旁边的灌木丛中

突然冲出来一个庞然大物

朝义妁所在的方向跑来

是一头受了惊吓的野猪

义妁的心快要被吓出来了

此时她猛然想起

父亲生前带她去山里玩时

说过的一句话

在山里遇到野猪时不要惊慌

不能盯着它的眼睛看

千万不能立马转身就跑

这样会让它认为你要攻击它

此时应该避开它的眼睛

慢慢地往后退

想到这里

义妁便扶着身边的树

一点点往后挪动

好在义妁的脚步很轻

加上有大树的遮挡

野猪没有发现她

便径直跑开了

目送野猪走了以后

义妁一下子便瘫软在了地上

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正在此时

一株草药映入眼帘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正是她要找的最后一种药

她小心翼翼地将草药装好

便踏上了出山的路

此时太阳落山了

到处都黑漆漆的

义妁凭着记忆摸索着前行

当她再次敲开郑无空家的门时

正在吃晚饭的郑无空

惊得差点要把筷子掉到地上

没想到这个丫头竟然如此执拗

不仅没有知难而退

反而把他故意刁难的任务

顺利完成了

虽然比要求的时间

晚了一个时辰

但是她这种执着的精神

深深地打动了郑无空

他破例收下了这个女徒弟

他们接触时间越长

郑无空就越欣赏这个女徒弟

她的学识水平和刻苦程度

一般男子都难以企及

郑无空也乐意把医术传授给她

短短几个月过去

义妁便能够独立应诊了

她拜别了师父

回到了家乡

在父亲留下的医馆当起了大夫

由于她医术精湛

对待病人认真仔细

来找她看病的人越来越多

有一天

从外村子里抬来了一个病人

这个病人在床板上大口喘气

肚子胀得像灌满气的皮球一样

很多人都劝义妁不要接诊

万一病人死在这里

便赖上她了

但义妁却拒绝了人们的提议

不慌不忙地取出几根银针

分别在他的下腹部和大腿部

扎了几针

又拿了一些药粉

洒在病人的肚脐里

同时给他开了汤药喝

仅仅用了三天

病人的腹胀就全消退了

十天以后

病人竟然自己走到了医馆

给义妁送来了面饼表示感谢

这一次神奇的医治

让义妁的医名一时传遍四方

更多的病人从远处慕名而来

几天之后

有一位中年妇女领着女儿

找到了义妁

说她们从很远的地方过来

想让义妁给她的女儿治病

这个十几岁的小女孩

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见到陌生人就往她母亲身后躲藏

义妁一问才知道

这个小女孩自小就有遗尿的病症

看了很多大夫都没见起色

所以一直都很自卑

义妁为了方便照顾病人

便让母女二人在医馆里住了下来

不仅给她开方熬药

还时不时开导她

一周以后

小女孩在义妁的精心照顾下

竟然奇迹般得痊愈了

母女两个感谢得磕头谢恩

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人十分震惊

那个小女孩走到她母亲跟前

规规矩矩地行了一个礼

恭敬地说

“回嬷嬷,奴婢的病全好了”

其实她们并不是亲母女

而是皇宫里的宫女

前一段时间

汉武帝的母亲王太后

身染重疾

吃遍了太医们开的药

都没什么效果

汉武帝正发着愁时

听说了义妁的事迹

想宣她进宫给太后看病

又怕她是徒有虚名

所以才派了两个宫女来暗访

小女孩的病好后

赶紧如实向汉武帝报告

没多久

义妁就被接到了宫里

奉旨为王太后看病

义妁为太后把了脉

仔细询问了得病经过

并且看了原先诊疗的处方

她觉得太后的病

并没有想象的严重

本来需要服用一些攻邪的药

但是太医院的御医

太过谨慎

怕万一出现什么问题

不敢开太猛的药

本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思想

整日给太后吃一些平和滋补的药

结果时间长了

太后的病就越来越严重了

明确了病情

义妁开出了处方

太医院拿到处方后

却不敢抓药

因为药房里有很多峻猛的药

万一太后吃出个好歹来

这可是掉脑袋的大事呀

好在太后比较信赖义妁

她下令按照义妁的方子抓药

出了问题与太医院无关

最终义妁不负所托

很快就治好了太后的病

汉武帝非常高兴

便封义妁为女侍医

让她留在宫中

做王太后的专职医生

王太后非常喜欢义妁

经常带让她陪着聊天逛园子

有一次太后问义妁

林暖宁时御免费阅读_林暖暖顾时御免费阅读

你有儿子或者兄弟吗

义妁回答说

她只有一个弟弟

名叫义纵

王太后说

把他宣进宫里来

我让皇帝给他封官

皇上赐官这等好事

不管落在谁身上

保准高兴得跳起来

但是义妁却没有领恩

他弟弟义纵年轻时

曾经伙同姓朱的伙伴当过强盗

她担心弟弟品行难以胜任

就直接对太后说

他行为不检点,不可以为官

太后却认为年轻时的事情

不足以评判一个人的一生

仍然让汉武帝给义纵封了官

据《史记》记载

义纵为官后比较公正

秉公执法不畏强权

后来还把太后的混蛋外孙

给抓起来了

就连和他一块干强盗的小朱

后来也被他引荐给汉武帝

进了军营立了战功

最后被封为岸头侯

这些浪子能够回头是岸

走上正道为国出力

这与义妁的教育告诫是分不开的

很可惜的是

关于义妁后来在皇宫的生活

历史上没有留下任何记载

但她的前半生经历

足以告诉人们

女子并不比男子差

男人能够做到的

女人同样可以做到

甚至比男人做的还要好

资料来源:

《故事中国 西汉第一女国医》

《古代女医家趣谈》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