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微澜傅寒铮免费阅读大结局_慕微澜免费阅读无弹窗

频道:图书介绍 日期: 浏览:13

我的初恋

作者:紫烟(烟台) 编辑:淡淡白荷(四川)

(七)

日月轮回,一年的时光过去了。我成了一名称职的驾驶员,每天不是送货就是拉货。我也学会了吸烟,没有烟好像就没了伙伴,没了寄托。

这天我的烟吸完了,送货回来就把车停在新成立的知青商店的门前,下车走进商店大门,微垂着头到了烟酒柜台前,指着柜台里的长白参牌香烟。

柜台里的营业员快速拿出一盒长白参香烟轻轻放在柜台上。

我掏出钱包,选了一张两元票扔在柜台上,顺便看了眼柜台里面的营业员。刹那儿,仿佛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定住了我的眼睛,定住了我的身子。

慕微澜傅寒铮免费阅读大结局_慕微澜免费阅读无弹窗

身穿一件白大褂的田慧拿起两元钱,回身走到钱匣子跟前,一会儿,她拿着零钱站到我对面轻轻放下。

呆视田慧美丽的小脸,亭亭玉立的身形,我心上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突然迸裂,排山倒海的疼痛袭了上来。我抖着手,胡乱地抓起烟和零钱,踉踉跄跄走出了商店的大门,费力的爬上驾驶室,失控地趴在方向盘上。一个声音在心底喊:“以后不许你再走进这道门。”可我做不到,十天半月,我依然会走进去买一盒烟,在买卖的过程中,我不说话,她也不说话。我深深知道:“这辈子,我跟田慧彻底没戏!”

又一春过去,田慧远嫁了。我也收拾心情准备成家,可是打开心门一看,里面全是田慧。我怎么成家?

母亲最大的心愿,就是每个孩子都平平安安长大成家生子。三个哥哥早就成了家,弟弟也有了对象,就我一人单着。母亲非常着急,一见到我就开始唠叨:“你眼看都二十六了,和你般般大的小伙子都生了孩子,你也该结婚了……啥是孝心?娶妻生子就是孝心,妈头发都白了,你是不是打算让妈伺候你一辈子呀?……你黄姨给你介绍的对象,你不看妈就不说了。今儿你关叔来了,要给你介绍个对象。我告诉你小春,就冲才关两家二十多年的交情,这次你咋的也得去看看……”

展开全文

我不厌其烦:“好好好,全听你的。”

“那你啥时候相看?”

“我不看,妈相中就行。”

“你这是啥话?是你跟人家过日子,你不看咋能行?”

“那就看吧。”

关叔介绍的这个人我很熟悉,她就是我的同学许玲。

半年后我跟许玲结了婚,像所有俗人那样,我为了家挣钱,为了孩子挣钱,为了活着挣钱……

“砰——,嘎吱——。”

我一哆嗦,回过神来。左前方的十字路口,一辆面包车和卡车相撞。面包侧翻,卡车的挡风玻璃全碎了。人们正从四周围拢上去。

我看看手表——十点四十,不由苦笑,我竟然站在这里四个多小时。转头看着肇事现场,摇摇头:“生活中的车子翻了撞坏了可以修复,爱情的车子要是翻了,那是再也无法修复喽。”深吸一口气,抬脚朝北走。半个点小时后,我走进“凤春超市”的大门。

好多顾客在选商品,四五个顾客站在收款台边等着结账,许玲站在收款台里面忙活,见我走过来,她有点不高兴:“怎么才回来?”

我没吱声,动手整理被顾客翻乱的商品。

“我妈来电话,说她包了饺子,让咱们过去吃。这么多人咋去吃呀?你去拿回来吧。”

我懒得去:“中午没饭吗?”

“这么忙,我哪有时间做呀?”

我转身出了超市,上了电动车朝南驶去。

从丈母娘家出来没走上三百米,突然看见迟芳和一个女人从对面过来。老同学见面不能失礼,我忙停住车子。

“你这是干啥去了?”迟芳笑问。

我下了车子,抬头看着她,顺便也看向她身边的女人,蓦地,我愣住了,又惊又喜,冲口叫:“田慧?”

女人回答:“田梅。田慧在家呢。”

迟芳哈哈大笑:“这也能认错?”

我一阵尴尬,扯着嘴角强笑:“你们姐俩长得实在相像。”

田梅也笑了:“在台江有好多人也会把我们姐俩弄错。芳姐,我们姐俩像吗?”

迟芳摇摇头:“我看不像。”

“你回来探亲吗?”万千思绪忽然涌起,我太想知道田慧的信息了。

“探亲也办点事。”田梅说。

“能呆几天?方便的话到家坐坐。”

“看时间安排吧。”

迟芳拍拍田梅:“小梅,今天的才凤春可不得了!家里开着一间大超市,人家是大老板哪!”

“你拉倒吧,有大老板骑电动车的吗?”

迟芳笑嘻嘻挑事儿:“你哭啥穷?田梅千里回归,难道你连顿饭都不想请吗?”

慕微澜傅寒铮免费阅读大结局_慕微澜免费阅读无弹窗

“请请请。怎么能不请呢?”

“……”

“对了,你姐还好吧?”聊了一会儿,我终于按耐不住问到了田慧。

“还好。”

“你们住的近吗?”

“不远,一个区。”

迟芳又打趣我:“是不是想念田慧了?”

“是。三十年了,我始终忘不了她,常常会想起她。”

迟芳点点头:“这话我信。”

“田梅,能告诉我田慧的电话号码吗?”说完我的心就提了起来,生怕田梅不答应。

“如果你是真心,我可以给你号码,如果你是假意,就算了吧。”田梅盯着我说。

我急了:“当然是真心,我要是说谎就是王八蛋。”

田梅笑了:“你带手机了吗?我说你记一下。”

“带了带了。”我赶忙掏出手机。

“13892988686。”

“记下了。”我看着田梅。“她有微信吧?可不可以把号码也给我?”

“看你急的。来,我给你。”迟芳说着,打开手机翻找。

我迅速记下了田慧的微信号,怀着复杂和激动的心别了田梅和迟芳。

一个小时,三个小时,在我心慌沮丧倍增,信心快要消失殆尽之际,忽然看见好友通讯录里有了动态,急忙点开查看。

田慧接受了我的请求,并且发来了问候:“你好!”

我不敢回答,又渴望跟她说话,很怕她知道是我而拒绝和我说话,更怕她把我删除。呆呆地看着她的头像,最后还是忍不住回了话:“你好吗?”

“还好。谢谢!”礼貌而疏远。

“猜猜我是谁?”

“呵呵,网海茫茫怎么猜呀?”

我停了一会儿:“你是田慧吧?”

那边也停了一会儿:“你是才凤春?”

我有点激动:“是我呀。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妹妹微信说她遇见了你,所以你一说我名字,我就知道是你。”

“田慧,这么多年我常常会想起你。”我的心一阵酸楚。

“你还在上班吗?”田慧转开了话题。

“还在上。你呢?”

“我退休了。”

“你孩子是女儿还是儿子?”

“儿子。你呢?”

“儿子。”

……

“你还记得你写给我的那封信吗?”

“呵呵。你还没忘啊?”

我的眼睛湿润了:“怎么能忘?那封信到现在我还能背下来。你说了那么狠的话,我伤心极了!一宿没睡,流泪到天亮。……虽然我们都老了,可是,我依然还是忘不了你,总是想起你梳着两条大辫子的俏模样。我想,今生我是忘不了你了!”

“对不起!其实那封信捎给你我就后悔了,可是一切都迟了。因为年轻不会处理感情上的事,我伤害了你,真的很抱歉!……你不是说我们都老了吗?那就不要记住那些不好的事了,该放下就放下吧,最主要的是过好现在……”她娓娓地说着,语气柔和,用词含蓄而恰当。

是呀,她说得对,是该放下了,可我偏偏就是放不下。三十年了,她始终在我心中,不曾少过一根头发,任何人都不无法代替。我想即使再过三十年,我白发如霜,满脸皱纹,走不了路,看不清物,我仍然忘不了她,因为她是我刻骨铭心的初恋!

镜里青丝老,心间怨恨轻。酒时歌尽总思卿。寒去暑来数次,不忘你音容! 梦里千花绽,醒来几蟀鸣。竹君又在扫窗棂。忆起星稀,忆起绪难宁,忆起悦多烦少,无悔遇今生!

请点击下面的链接欣赏前面的章节

作者简介:紫烟,山东烟台人。一个爱好文学的女子,多年来一直孤独写作,著有三部长篇,数十部中短篇小说,数百首诗词。素笺三尺厚,弱笔写风流。白发无从数,诗词解淡忧。

本平台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欢迎广大文字爱好者投稿。要求:作品必须原创,严禁抄袭!文责由作者自负。诗歌,散文,小说均可。来稿请附作者简介及照片一张。已选用的作品正常情况下十天之内可以推出,请来稿作者及时关注平台,严禁一稿多投。关于稿酬:本平台实行稿酬赞赏制度,无赞赏无稿酬。低于五元的赏金不予发放,五元以上(包含五元)的,百分之八十为作者稿酬,百分之二十用于平台维护。稿酬于发文十天后,以红包形式发给作者,后续的赏金不再发放。请有赏金的作者主动添加编辑微信:lian20103158,期待您的参与!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