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频道:新闻资讯 日期: 浏览:11

  来源:商业那点事儿

  曾为“奢侈品电商第一股”的寺库,如今北京的总部大楼已人去楼空。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近日,寺库接连传出股权被冻结、再度被申请破产审查等消息,小红书平台上,一些网友甚至发帖称,上海寺库线下体验店已闭店。

  为了了解寺库的真实现状,8月16日,商业那点事儿小编来到位于三里屯路的寺库北京线下体验中心(寺库总部)发现,整座大厦几近人去楼空。曾经摆满的奢侈品都已不见,一层线下体验中心空空如也。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据安保工作人员透露,半年前,寺库大厦就已开始搬东西,现在大厦1-4层均已搬空,仅剩5层还有部分工作人员。由于寺库仍有货款未兑付,寺库在一层电梯口设立了维权中心。

  在小编采访过程中,就遇到前来催收货款的一名女士。该女士称,自己在寺库寄卖了很多奢侈品,但一直没有收到货款。对此,维权接待人员表示,每周一都会打一部分款。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对于寺库大厦搬空,维权中心接待人员表示是“要调整格局再装修”。不过,据《财经天下》报道,寺库大厦代理商此前曾表示,大厦业主正在考虑整体出租,因为寺库正在计划全部退租。

  据负责附近写字楼租赁业务的中介透露,暂时还没有收到寺库大厦可以出租的消息,该中介表示,这栋楼整租一年的租金大概在三四千万元,不是一个小数目。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人去楼空的不止是寺库大厦。小编在这之后又走访了寺库位于亦庄的物流仓库中心,安保人员表示寺库已搬走,最近好多人找过来。

  种种迹象表明,寺库经营已经出现异常。

  事实上,早在去年11月,就有在寺库平台寄售奢侈品的用户投诉,寺库在商品售出后迟迟未将货款打进用户的账户,一些用户甚至已经等了半年之久,钱始终都未到账。此外,在寺库购买商品的不少消费者也反映,平台收钱却发不出货。申请退款,客服也以“系统升级”为由推诿。

  与此同时,认证为寺库员工的网友也在脉脉上投诉寺库多次拖欠工资。

  2021年11月23日,寺库旗下公司上海寺库电子商务公司传出被法院冻结1.2亿元股权的消息。今年1月,媒体再度曝出寺库被申请破产重整。但随后,寺库很快发声辟谣,称该消息不属实。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私库再次被关注是在不久前的8月3日,意大利奢侈品牌Prada申请冻结寺库上海公司名下1100万余元及相应价值财产的仲裁文书被公开。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审查后做出对寺库实行财产查封冻结,为期一年的裁定。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5月,Prada和姊妹品牌Miu Miu同时入驻寺库。Prada集团首次在中国涉足电商就选择了寺库,这也使得寺库在当时风头无两。

  寺库最近一次上热搜是传出二度被申请破产审查的消息。据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显示,北京寺库商贸公司第二次被申请破产审查。对于这一次传闻,截至目前,寺库方面并未发声。

  寺库真的打算跑路了吗?

  小编注意到,有网友在小红书上反映,上海南京西路的寺库线下体验中心在拖欠货款的情况下已经关店,虽然门口贴着“因盘点闭店”的公告,但1-3层其实已全部搬空。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曾是寺库供应商的张先生(化名)则对小编表示,他们公司已经在和寺库打官司,而且已经打赢了一场,追回了100万欠款,目前还有100万的官司在打。“现在几乎不会再有供应商愿意给寺库发货了”,张先生表示。

  寺库如今已经官司缠身。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22年至今为止,与寺库相关的已公开案件就有近百起,且几乎都与买卖合同相关,寺库多为被告方。

  但从寺库App上丝毫看不出任何异常。首页中,“818奢品好物节”“全场最高立减1800元”“新人大礼包5000元”等优惠活动还在做宣传,商品也仍可正常下单,甚至还有不少商家在直播卖货。

  一位接近寺库的人士表示:“寺库一直在寻求新的融资,所以肯定不会放弃App的交易。只有不断有业绩,才有解决财务危机继续融资的可能性。”

  天眼查显示,寺库最近一次融资还是在2020年6月,投资方是如今已经转型做预制菜的趣店。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有消息显示,今年3月,寺库曾与Great World Lux Pte公司签署了1.75亿美元的再融资协议。该公司由私募公司Catterton和法国奢侈品集团LVMH旗下投资机构L Captial合并成立而成。根据协议,寺库网和Great World Lux Pte同意,为寺库网2018年8月8日向Great World Lux Pte发行的1.75亿美元的三年期可转换债券进行再融资。此次再融资完成后,寺库网将向Great World Lux Pte发行两年期高级担保债券,以换取之前发行的1.75亿美债券,总价约2.03亿美元。

  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指出,再融资只是借旧换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作以新的条件重组原来的借款,对寺库来说,可以延缓到期债务的偿还压力,但并不会从根本上减轻偿债的负担。目前寺库的前景不容乐观,投资者也很难对寺库的预期改观。

  寺库2021年财务数据显示,全年营收31.3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0.2亿元下跌48%,净亏损达5.66亿元,同比扩大6倍。截至发稿,寺库市值为1774万美元,而其在巅峰时期市值曾高达7.7亿美元,整体市值已缩水近98%。

北京总部人去楼空,背了一身债、官司缠身的寺库跑路了?

  时尚透明度创新中心发起人杨大筠分析认为,同样的奢侈品,寺库的价格比品牌专卖店要便宜很多,这自然是品牌方不愿看到的,因而会在一定程度上制约这类平台的发展。

  杨大筠补充说,货品的利润差需要由寺库自己填补,长期以往,寺库是抵抗不住现金流和库存压力的。此外,寺库开放平台后,奢侈品的中国代理商以及其他渠道的产品都在该平台上销售,这也导致出现了真假混卖的情况,私库的核心竞争力被逐渐弱化。

  有着十多年奢侈品电商从业经验的李女士直言,寺库已没有未来。“作为垂直类电商,寺库只是靠低价抢市场,并不能靠自身产血,所以也很容易被消费者抛弃。”

  - END -

  文字摄影|蔺雨葳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