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巨头“论剑”水果第一股 争夺万亿水果市场

频道:新闻资讯 日期: 浏览:6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刘旺 北京报道

  “南百果、北鲜丰、西洪九”,在万亿水果零售市场,已经出现了三大头部企业,并且各自为营。但纵观A股市场,却没有一家以水果为主业的上市公司。

  而这种情况或许将要被打破,《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上述水果巨头们正在朝着“水果第一股”发起冲刺。

  重庆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九果品”)已经通过港交所主板上市聆讯;而在此之前,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果园”)也已经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鲜丰水果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鲜丰水果”)的A股上市进程也已经重新启动。

  在此之前,三家企业也一直受到资本青睐,均进行过多轮融资。在顶层设计专家、清华大学品牌营销顾问孙巍看来,这主要是因为水果在农业赛道中具有高毛利、可连锁复制的商业模式,资本投资价值高。

  但也要看到的是,洪九果品、百果园、鲜丰水果三者的经营模式有所差别,洪九果品主打“端到端”模式,主要收入来自批发商;百果园则是走的O2O模式,加盟费占其大部分收入;鲜丰水果则是供应大企业单位的食堂,典型的2B模式。从目前的态势来看,哪种模式更能够打动投资者,还需要资本市场来检验。

  竞夺“水果第一股”

  当头部企业扎堆进行IPO时,自然会吸引外界更多的关注。

  广东省食品安全保障促进会副会长朱丹蓬认为,随着消费升级和全球供应链的逐步完整,现在很多大型水果商都在进行全世界集采,对供应链的完整度、仓储物流体系和专业团队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资金也有了更大的需求度,这是水果巨头扎堆上市的共同原因。

  早在今年5月份,百果园与洪九果品会战港股的消息便引得广泛关注。而在此之前,资本便将目光锁定到了这一赛道。

  2015年9月,百果园就获得了4亿元的A轮融资,估值达到了50亿元,成为当时中国水果连锁零售行业最大的一笔融资;3个月后,又获得了前海母基金等A+轮融资;2018年,百果园完成了15亿元的B轮融资,估值达到90亿元。

  而洪九果品则是从2018年开始进行融资,当年4月,获得1.8亿元A轮融资,2019年获B轮和C轮融资共9.9亿元;2020年阿里巴巴以股权融资形式进入洪九果品,占股8%,阿里巴巴也是洪九果品目前最大外部股东。

  鲜丰水果也完成了三轮融资,分别于2015年、2017年、2018年完成了天使轮、A轮和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九鼎投资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三巨头”冲刺“水果第一股”的道路也并非一路绿灯。

  2020年6月,百果园便筹划港股上市,5个月之后,却放弃港股转战A股,但随后折戟,如今再回港交所;洪九果品2019年与东兴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赴A股IPO,但2021年9月终止了 A股上市辅导,转战港股;鲜丰水果则是在2019年底与中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后不了了之,2021年又选择中信建投成为辅导团队。

  在业内专家看来,这与外界环境不无关系,但企业自身也遇到一些挑战,“成长性、稳定性、持续性有待提升,不仅要考虑私募阶段的估值,还要禁得起二级市场考验。” 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认为。

  三家巨头三条路

  尽管同处一个赛道,但“三巨头”的商业模式却有所差异。

  根据洪九果品招股书,洪九果品是中国第二大鲜果分销商。其商业模式是端到端模式,从原产地直采,再经过自有工厂的加工分拣,直接销售给全国各地客户。主要客户渠道包括终端批发商、商超、新兴零售商。

  按不同渠道收入划分,洪九果品五成以上的收入来源于终端批发商。2019年至2021年,洪九果品终端批发商的收入分别为10.62亿元、30.40亿元、54.79亿元,分别占总收入的51.1%、52.7%和53.3%。2022年前五个月,该渠道收入占比进一步增加至57.1%。

  而洪九果品的收入主要以榴莲、山竹、龙眼、火龙果、樱桃、葡萄六大果品为核心。榴莲占比最高,这也让其成为国内的“榴莲大王”。

  百果园则是本地O2O模式,线上、线下一体布局,可通过自营App及第三方O2O平台为消费者提供生鲜水果外卖服务。其门店布局主要依靠加盟店,截至2022年4月20日,百果园已拥有5336家加盟门店,而自营门店仅为15家。

  加盟是百果园的主要收入,根据招股书,2019—2021年,百果园加盟门店收入占总收入比分别为87.9%、84.6%、81.3%。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认为,洪九果品更像水果界的阿里巴巴这样的批发商,通过构建起全面的水果采购批发体系,向大量的终端批发商、零售商、商超客户提供服务,属于比较典型的2B业务为核心的市场逻辑;百果园则更像淘宝、天猫的直接销售模式,逻辑是更加典型的2C市场模式,通过加盟店的扩张,市场空间不断扩大。“而无论是2B还是2C,二者其实都建立起了自己的市场优势。”

  鲜丰水果则是典型的B2B模式,定位于集新零售、智慧冷链物流和供应链B2B平台于一体的全球化企业,旗下拥有鲜丰水果、阿K果园子、水果码头、鲜果码头、杨果铺五个水果品牌。

  有媒体报道称,2019年,鲜丰水果营收达到56亿元。其为大型餐饮企业、大型单位食堂提供餐后水果,向3万多家社区小店(夫妻店)供货的2B业务就贡献了超10亿元的销售额。

  三者之间的定位不同,运营模式、消费群体也都不一样。朱丹蓬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洪九果品的模式更加清晰明了一些,体系也相对简单便捷,叠加阿里巴巴股东的加持,资本市场也会看好其品牌背书。

  而孙巍认为,这三种模式各有特色,百果园加盟模式更轻,想象力更加丰富。

  水果是一门好生意吗?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按零售额统计,中国水果零售市场的市场规模由2016年的8237亿元,增至2021年的12290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8.2%,2026年中国水果零售市场的市场规模预计将进一步增加至17752亿元,2021年至2026年的预期复合年增长率为7.6%。同时,2021年水果销售行业CR5仅为3.6%。

  这意味着,水果零售市场规模巨大且行业分散,有足够的空间留给巨头整合和发展。尽管想象空间丰富,但从目前披露招股书的洪九果品和百果园来看,其营收都已经突破了百亿元,但盈利却不够突出。

  百果园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其净利率分别是2.8%、 0.5%和2.2%;而洪九果品招股书则显示,2019年至2021年,净利率分别约为7.85%、0.05%、2.84%。

  这意味着,按照2021年的盈利能力计算,二者每卖出100元,仅仅能赚2~3元。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在水果零售领域,主营面向C端的话,竞争更为激烈。而2B的企业盈利是更加稳定的,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

  江瀚认为,对于洪九果品来说,其最大的风险来自供应链,不过由于其客户大部分都是商户,所以相对而言收入还是较为稳固的,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洪九果品的一些高利润渠道都曾经或多或少被市场冲击。

  “对于百果园来说,其最大的挑战来自较高的价格和较快的开店速度,百果园的整体市场售价较高,消费者购买时总会比较一下,如果价格实在高就容易被市场所淘汰。另外,百果园的发展相对依赖加盟店的扩张速度,虽然加盟店扩张可以让百果园用低成本获得收入,但加盟店的管理却是比较难的,毕竟水果品类的质量控制难度比较大。”江瀚认为。

  企业显然已经意识到了风险所在,很明显的一点是,不论是2B还是2C,巨头们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放在了供应链建设上。根据洪九果品招股书,此次募集资金将在未来三年内,用于完善公司的水果供应链、扩大销售及分销网络、强化公司对物流及仓储的管理能力等。百果园招股书则显示,募集资金将用于改善及加强运营及供应链体系。

  而尽管洪九果品、百果园都已经实现百亿营收,但生鲜电商巨头、传统水果零售企业,也在同一赛道大浪淘金。上市无疑能够带来更多的资金加持,但将目光放置整个生鲜赛道就会发现,上市或许也只是起点。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