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卷入两党之争,损害美国民主制度

频道:新闻资讯 日期: 浏览:25

  韦宗友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

  随着今年美国中期选举的初选拉开帷幕,最近,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党派斗争也进入白热化阶段。

  民主党主导的众议院“国会山骚乱调查委员会”一连串举行了6场公开听证会,揭露前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山骚乱”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特别是最后一场听证会,请来了特朗普时期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的女助手哈钦森作证。哈钦森在听证会上爆料,特朗普听说民众聚集国会山后,一度在总统专车里抢夺司机方向盘,并掐住制止他的随身白宫特勤人员的脖子,要将车子开向国会山。他还在国会山骚乱当天撤走了参加他演说集会现场的金属探测仪,声称这些来参加集会的人不会要了他的命。后来,大批现场群众还去了国会山,制造骚乱。

  这一爆料引起美国舆论大哗。民主党人认为,哈钦森的证词,坐实了特朗普参与、鼓动国会山骚乱的违法犯罪行为。

  不过,对于民主党主持的听证会,特朗普和共和党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民主党导演的一场闹剧和政治迫害。众议院少数党党魁、共和党议员麦卡锡宣称,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不让他们举荐的共和党议员参加调查委员会,导致所谓的调查和传唤证人存在程序问题。参加听证会的证人都是民主党挑选的,缺乏公正性。不仅如此,对于哈钦森的所谓重磅爆料,当事人表示,根本就没有发生哈钦森所谓的抢夺方向盘事件,完全是哈钦森毫无根据的道听途说,不足为据。

  在民主党忙着“整死”特朗普的同时,美国最高法院也没闲着。6月24日,最高法院以5比4的投票,推翻了1973年的“罗伊诉韦德”堕胎案,结束了美国近半个世纪的堕胎“宪法保护权”,将堕胎权重新回归美国各州自行决定。此举引发民主党人的极大愤怒,一些女性选民和民主党激进派甚至走上街头进行抗议,拜登和哈里斯也对这一裁决进行了强烈谴责。在投票推翻堕胎案的5名保守派大法官中,就包括特朗普时期任命的3名大法官,分别是戈萨奇、卡瓦纳和巴内特。

  除了推翻堕胎案外,由保守派把持的最高法院还废除了纽约州一项长达百年的携带枪支法律,取消在公共场合携带枪支的限制,允许公民在公共场合秘密持枪。此外,最高法院还推翻了一些州在中学里对宗教的限制和歧视。6月30日,最高法院还以6比3的裁决,限制环保署规范发电厂碳排放的权力,认为环保署的严格限制做法缺乏法律依据。这将极大影响到拜登政府减少温室气体的减排目标。

  最高法院的这一系列具有明显保守主义取向的裁决,让民主党人大为不满,指责最高法院的6名保守派大法官已经沦为党争的工具,玷污了最高法院不偏不倚、超越党争之上的名声。甚至有民主党议员威胁,要大幅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数量,特别是将具有自由主义理念的法官任命到最高法院中,与保守派大法官相抗衡。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美国社会高度撕裂,政治斗争异常尖锐,在这种情况下,指望本就具有意识形态倾向的最高法院大法官,超越党争,置身事外,显然不现实。从这个意义说,特朗普执政四年在最高法院大法官上的布局,还颇有“政治远见”。对共和党来说,可谓“功德无量”。也因此,虽然特朗普饱受争议,民主党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但他却依然是共和党内的“无冕之王”。但是,对美国社会来说,原本应该超然物外的最高法院也卷入党争漩涡,受损的将不仅仅是最高法院的权威和声望,还有美国赖以立国的民主制度。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