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投空壳公司、资金去向不明泽达易盛上亿理财被谁做局

频道:新闻资讯 日期: 浏览:33

  作者:慕青

  [ 仅和鑫商盈、观滔智能、观锦智能这三家公司,间接、直接从泽达易盛获得的预付款,金额就至少在1.5亿元以上。 ]

  签订正式合同后,又暗中三次签订补充协议,上市公司购买的理财,就从固收产品变成了权益产品,甚至连实际投资金额、资金真实去向,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而这样的离奇之事,就发生在A股公司泽达易盛(688555.SH)身上。

  泽达易盛6月24日披露,2020年最后两个月,公司与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鑫沅资产”)签订合同,以闲置资金成立两个资管计划,进行中低风险的固收类产品投资。但此后一年内,经过三次签订资管补充协议,两个资管产品的投资类型、风险等级、投资期限等重要内容均被改变。

  改变投向后,泽达易盛委托给两个资管计划的资金,被用于股权投资,投资对象为杭州和鑫商盈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下称“和鑫商盈”)。蹊跷的是,和鑫商盈2020年12月底就已成立,但实缴资金至今仍然为0。

  出现类似情形的,不只是和鑫商盈。资料显示,泽达易盛2021年投资的两家企业,除了实缴资金为0,参保人数也同样为0。

  大额资金迷踪背后,隐现泽达易盛实控人身影。第一财经调查发现,在和鑫商盈出资前,其投资的杭州钥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钥钰信息”),就已在泽达易盛子公司、实际控制人曾经持股的合伙企业出资。而钥钰信息小股东陈艳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一家公司,还在2021年获得过泽达易盛支付的4200余万元预付款。

  资金迷踪

  因投资的鑫通1号、鑫福3号两只资管计划,在资产管理合同签订后,又分别三次签订补充协议,变更合同内容且未披露,导致面临无法实现预期收益,乃至亏损、无法收回本金的风险,泽达易盛6月24日公开致歉。

  由于总额约1亿元的资管计划的商业实质、余额不能确认等原因,泽达易盛的2021年财报,此前已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5月26日,东兴证券也在现场检查报告中表示,无法对资管计划的资产安全性发表意见。

  泽达易盛投资理财,最早要追溯到两年前。2020年3月、4月间,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同意,使用不超过3亿元闲置资金,投资理财、信托、资管计划、股票等产品。同年11月、12月,该公司及子公司,正式与鑫沅资产签订鑫通1号、鑫福3号资产管理合同。

  根据原合同约定,两只资管计划均为单一产品,债权类资产投资比例不低于80%,投资方向包括银行存款、货币基金、国债、政策性金融债、地方债、央票等中低风险资产。

  合同签订后,内容很快就被更改。事后披露显示,2020年12月到2021年12月,鑫通1号、鑫福3号的投资类别,经过三次签订补充协议,已经从固收变为权益,风险等级、投资年限,也从R2、5年,变成了R5、10年。

  与合同变更相对应,两个资管计划的实际投向,也变成了非标股权,而且投资对象均为和鑫商盈。和鑫商盈注册资金1.3亿元,鑫沅资产出资1亿元,出资比例76.92308%。

  鑫沅资产在和鑫商盈的出资,资金正是来自鑫通1号、鑫福3号。根据泽达易盛5月21日披露,截至去年12月底,鑫通1号、鑫福3号的本金余额7000万元、3000万元,全部投向了和鑫商盈。

  但这一投资额,是否符合实情存在疑问。泽达易盛2021年12月27日公告称,截至披露日,已向两个资管计划实际缴付资金8000万元、4000万元。而在2021年年报中,上述投资余额,已经降至1亿元。

  投资余额在短时间内的变动,究竟是因为该公司其间进行了赎回,还是资金投向了其他资产,泽达易盛迄今没有说明。

  东兴证券则在现场检查报告中表示,鑫沅资产提供的投资情况说明、年度报告、投后管理报告(2021年第四季度)内容不一致,提供的委托资产的资料也无法进一步核实。

  不仅如此,泽达易盛2021年12月27日的公告还称,鑫通1号、鑫福3号的委托规模,合计高达50亿元。在上交所追问下,该公司后来回复称,50亿元的委托规模,是循环累计金额。经过协商,已将两个资管计划的委托金额,降至8000万元、4000万元。

  两只资管计划的成立、投资和鑫商盈的具体时间,也充满悬疑。定期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初,该公司资管计划投资余额为0元,去年6月底的余额也只有1415万元。

  工商信息显示,和鑫商盈成立时间为2020年12月25日。就在此前一天,两个资管计划第一次补充协议刚刚签订。

  和鑫商盈成立后,很快就对外投资了两家企业。2021年2月25日、3月1日,该企业分别成为钥钰信息、杭州厚盾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厚盾贸易”)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75%、66.67%。

  被投公司实缴资本为0

  投资额迷雾重重,委托给两个资管计划的资金,真实去向也充满谜团。

  第三方信息显示,和鑫商盈的注册资金1.3亿元,实缴资金未显示,参保人数为0。东兴证券现场检查则发现,该公司实缴资本为0。

  钥钰信息、厚盾贸易的情况,也与之类似。根据公开信息,钥钰信息成立于2020年1月,原股东为陈艳、金婉文两名自然人,厚盾贸易则成立于2016年9月,原股东则为王益绩、鲍津。

  和鑫商盈入股后,钥钰信息注册资金为4000万元,陈艳、金婉文持股比例为24.75%、0.25%;厚盾商贸易注册资金1.5亿元,王益绩、鲍津分别持有30%、3.333%。

  尽管和鑫商盈已经入股一年多,但两家公司的注册资金,仍然是“空头支票”。截至目前,两者不仅实缴资金为0,而且参保人数同样为0。

  不仅如此,和鑫商盈另两家出资人,可能也存在类似情况。根据披露,除了鑫通1号、鑫福3号,和鑫商盈的合伙人,还有浙江鑫钰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鑫钰科技”)、浙江彩达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彩达通信”)两家企业,出资比例分别为7.69231%、15.38462%。

  鑫钰科技的注册、实缴资金,均为5000万元,彩达通信的注册、实缴资金,则只有1000万元、300万元。两家公司的股东,均为浙江彩策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后者由丁国安、丁国萍分别持股90%、10%。

  鑫钰科技是和鑫商盈的执行合伙人,但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网络技术、计算机软件、电子产品的技术开发、软件设计等;彩达通信的经营范围,则是通信技术、设备的技术开发服务,批发、零售电子产品、建筑装饰材料、网络设备的批发零售,均不包含投资、资产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彩达通信、鑫钰科技的参保人数均为0。

  那么,泽达易盛为何要选择与这样两家企业合作?

  第一财经查询发现,彩达通信、鑫钰科技的注册地址,均为杭州西湖区教工路1号,分别为杭州西湖区教工路1号6幢、34幢507室。而这一地址也是泽达易盛的办公地。该公司注册地虽在天津开发区,但实际办公地址却在杭州西湖区教工路1号数源软件园12号楼4楼。

  大股东身影隐现

  投向鑫通1号、鑫福3号的资金,又流向了何处?第一财经调查发现,在这个过程中,钥钰信息及其股东陈艳,可能扮演了重要角色。

  除了担任钥钰信息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股东,陈艳目前还在浙江观滔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观滔智能”)担任董事长,并持有浙江鑫朗能源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鑫朗能源”)99%股权。

  第一财经梳理发现,包括钥钰信息在内,上述三家公司,都与泽达易盛实际控制人刘雪松、林应夫妻勾连甚深。

  2020年1月,钥钰信息成为杭州汇鑫金投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下称“汇鑫金投”)出资人之一。

  汇鑫金投成立于2018年7月,原股东为浙大网新易盛网络通讯有限公司(下称“网新易盛”)、鑫朗能源。

  网新易盛曾是泽达易盛子公司。根据招股意向书披露,泽达易盛实控人之一林应,曾于2012年3月至2014年8月,担任网新易盛董事长。该公司的前身天津易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13年1月收购网新易盛64.29%股权后,又在2014年10月全部转让给浙江趣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趣联信息”)。

  鑫朗能源、钥钰信息,还共同投资了杭州泽昕投资合伙企业。泽昕投资成立于2017年,当时鑫朗能源就出现在其合伙人名册中。2020年1月,趣联信息退出后,钥钰信息随之进入,成为出资50%的合伙人。

  鑫朗能源、趣联信息均与泽达易盛存在交集。2012年5月至2018年1月,鑫朗能源的董事长,一直由林应担任;趣联信息则是泽达易盛子公司2014年8月出资成立。2015年,该公司的股权被转让给林应个人参股的一家公司。此后,趣联信息股东的股权几经变动,但至今仍有股东在泽达易盛子公司持股。

  陈艳担任董事长的观滔智能,也与泽达易盛渊源颇深。招股书附录显示,观滔智能董事颜志红,自2012年到2020年泽达易盛上市前,一直与刘雪松同时担任苏州浙远自动化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苏州浙远”)董事,而泽达易盛间接持有苏州浙远17.5%的股份。此外,两人目前同为上海远跃制药机械有限公司股东。

  谁是知情人?

  与钥钰信息等公司类似,没有实缴注册资金的观滔智能,也从泽达易盛获得了大量资金。

  观滔智能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金只有1000万元、实缴资金为0,参保人数只有1人。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却在2021年成为泽达易盛重要供应商。

  根据东兴证券出具的现场检查报告,去年6月18日,泽达易盛与观滔智能签订总额4493.75万元的智能中药煎煮设备采购合同,约定合同生效后180日内交货。合同签订当月,泽达易盛就预付了4269万元采购款。

  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颜志红担任董事的上海观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观锦智能”)身上。去年3月泽达易盛与观锦智能签订煎药中心应用软件开发合同,合同金额195万元。当年4月,泽达易盛就将采购款全部付清。

  采购款支付之后,泽达易盛却面临巨大风险。东兴证券称,截至现场检查报告出具日,观滔智能只交付了637万元的设备,剩余3632万元的设备尚未交付。由于观滔智能存在不能履约的风险,泽达易盛的预付款可能无法回收。向观锦智能采购的软件,目前在调试过程中,但也存在不能履约的风险。

  2020年6月,泽达易盛在科创板上市,以19.49元/股的价格,发行2078万股,募集资金净额约3.4亿元。

  按照前述数据计算,仅和鑫商盈、观滔智能、观锦智能这三家公司,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间接、直接从泽达易盛获得的预付款,金额至少在1.5亿元以上,接近该公司上市募集资金净额的45%。

  然而,耐人寻味的是,对于两个资管计划三次签订补充协议、变更投向,以至面临无法回本的风险,公司却未及时披露原因。

  泽达易盛在6月24日的公告中称,公司档案管理不当,一直也未找到委托理财的补充协议文件,加上实控人、董事长林应,以及财务总监兼董秘应岚3月份正在协助调查无法取得联系,直至近日获取补充协议才进行披露。

  2022年5月11日,泽达易盛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该公司巨额理财投资、预付款的真实去向,第一财经将继续关注。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