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荣宝斋 | 苏士澍:荣昌传宝,翰墨飘香

频道:新闻资讯 日期: 浏览:16

  《我眼中的荣宝斋》第12期

  嘉宾 苏士澍

  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著名书法家

  我从小受家庭影响,喜欢家里有一些书画,所以对荣宝斋非常崇拜。咱们大家都知道王府井这条街有一个和平画店,那和平画店,那就是在王府井的荣宝斋。我们小的时候经常到那儿去,因为那儿有一个我们的好朋友叫雷振芳,从16岁开始就在和平画店。

  那个时候那儿的老板是许麟庐,那个时候齐白石才15块钱一平尺那就觉得很高了,也买不起,就看看就行了。那个时候辽宁博物馆的馆长杨仁恺到北京来,就住到荣宝斋后边那个小院里头,专门找侯恺。我们一看杨老就到荣宝斋去,所以荣宝斋对于我来说简直是一个高大上。

  到后来跟启先生认识之后,(跟荣宝斋)往来就更多了,经常在荣宝斋里头搞一些笔会。不管是什么外地来的,亚明、关山月这些大的书画家来了,那荣宝斋是必到的。请启先生、请董寿平、我跟庞书年我们就凑过去,看老先生笔会聊。那会儿我们就是跟老先生耳听面命吧,荣宝斋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有一次启先生说来荣宝斋门口进,我以为进荣宝斋门口里头去,那天没去。那儿有一个私家开的一个画廊,有启先生的假字,结果转过去了以后启先生一看,一个老太太说“这就是启先生的字,您要吗?您要是要的话随时就有,下午写完了下午就给”。启先生没言语,一篇篇地翻翻翻,一直翻到最后一页。当时我把那几个写的不错想弄到一起,我说咱们办一个展览,你们学启功绝对正确。写得也好,很不错。就俩字不对,“启功”不对,剩下全对。后来启先生说士澍算了,人家不容易,留口饭吃,这事别做。我跟他们几个人说了以后,再有启先生假字他们也不写了。写,就是写启先生的字,绝不落“启功”了。所以我就说从这一点看出启先生这人的心胸和对于后辈人扶植,哎呀那是很感人的。

  通过荣宝斋接触这么多老先生,年轻人向老先生也学了不少这方面的为人做事。这是荣宝斋给我们开了一条路,荣宝斋可以说就代表了。那个时代国家的书画润格,特别是进入市场经济以来荣宝斋在这么多年它都做得比较好。最最关键的一点没有假的,所以“荣宝斋”这三个字在中国近现代史上特别是在经营字画的理念上,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级的标准。

  “荣昌传宝,翰墨飘香”,这是我对荣宝斋350周年最好的一个理解和最好的一个祝福。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