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麟元:美元是信用的庞氏骗局,只是以什么方法、在什么时间被戳穿

频道:新闻资讯 日期: 浏览:64

卢麟元:美元是信用的庞氏骗局,只是以什么方法、在什么时间被戳穿

  6月21日晚间,新浪财经《环球市场播报》连麦节目特邀沃德国际资产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卢麟元为大家解读美元信用崩塌与全球性经济危机。

  卢麟元表示,美元的货币载量在沃尔克时期还算好,因为1971年美元跟黄金脱钩之后,到沃尔克接手的时候,那个时候美元和黄金的对价关系是850,我们认为850是超卖的。就算是350这样一个价,也和今天的1840不可同日而语。美元其实说穿了就是一个信用的庞氏骗局,只是以什么方法、在什么时间被戳穿。

卢麟元:美元是信用的庞氏骗局,只是以什么方法、在什么时间被戳穿

  文字实录:   

  主持人:卢老师,美联储这个月加了75个基点,而且下个月还有可能再加75个基点。美联储这么加息就引起了市场上一种比较怀疑的态度,美国为什么要这么着急地加息呢?这么加息的话,会不会引起美国甚至全球经济的动荡?美债还能不能扛得住?因为美债已经有30万亿这么多,再加息要还的利息就更多了,卢老师怎么看这个问题?

  卢麟元:这里涉及到大家对通货膨胀的理解,因为加息是为了遏制通货膨胀,它想用比较强硬的手段来遏制目前美国出现的通货膨胀。因为我学财政出身,我们看美国问题用的是财政的方法,通常我连读美国联邦预算和州预算超过25年了,就像是一个中医,每年都会搜集它的联邦预算和州预算,切一下它的脉,看一下到底它的经济是怎么了。

  我这里边想简单地说一下美国通货膨胀的问题。

  这一次美国的通货膨胀和以往不太一样,拜登将通胀解释为“攻城”和“封城”。俄罗斯和乌克兰打仗,那边在攻城。我国由于疫情,在封城。拜登认为是攻城和封城影响了正常的供给,所以出现了通货膨胀。

  这是一个阶段性现象,它不是根本性原因。美国的通货膨胀,我用德国的哲学家西梅尔在货币哲学上的一个基本的判断,就是美元的价值载量在不断地降低。美元的价值载量降低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今天借这个机会给大家精算一下。如果我们认为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之后,35美元一盎司的那个美元是美金的话,我们假设1944年美元的价值载量是100%。今天黄金的价格是1840美元/盎司。我们做简单的除法,35除以1840,此时此刻美元的价值载量还剩下1.9%,不到2%,也就是说它的含金量已经降到1.9%了。即便是1.9%,作为我的角度看,依旧是严重高估。我个人的看法,正常的情况下,美元的价值载量已经不足1%。不足1%的意思是其实美元在黄金的价格上并未充分表达。所以,我们认为在3600美元/盎司才是一个合理的价格或者是符合实际购买力的价格。

  可以设想,一个货币在78年时间由100%的价值载量下降到1.9%,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其实美元的整个历史性的贬值过程导致一次一次的通货膨胀,这一次由于特朗普和拜登连续错误的举措,加速了这一进程。

  第二个问题,加息或者是缩表能够阻止美元的这次通货膨胀吗?

  我们认为不可能再重复当年沃尔克用的方法,沃尔克极度加息,一直加到20%,使通货膨胀消退了。这一次的情况有三个不同:

  第一个不同,美元的货币载量在沃尔克时期还算好,因为1971年美元跟黄金脱钩之后,到沃尔克接手的时候,那个时候美元和黄金的对价关系是850,我们认为850是超卖的。就算是350这样一个价,也和今天的1840不可同日而语。美元其实说穿了就是一个信用的庞氏骗局,只是以什么方法、在什么时间被戳穿。这也是我们对美元的一个基本判断。

  至于说加息0.75,我们在研究利息和利率的时候,我们知道一个基本的概念,因为利息是资金的成本或者是资本的代价,如果它已经到了8.6%,就算加息到1.5%,折下来的差距还有7.1%,也就是说一年之内你手上的美元还是要贬去7块钱。这个样子能够缓解通货膨胀吗?我们认为短期之内看不到,短期之内通胀是无法通过加息来消减的。至于缩表是不是可以减少一部分的货币供给呢?

  我认为它是象征意义的,而不是决定性意义的。原因也非常简单。我是研究财政的,美国现在每年的财政支出在7万亿美元左右,如加息加到3.5%以上,美国还要增加将近一万亿的利息支付的支出,而美国的税收约略今年好一点也就是4万亿的水平,差着将近3万亿。差着3万亿哪儿来呢?还得通过货币超发来进行,还得通过国债的扩容来进行。其实现在美国结构性的经济问题暂时无解,因为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可能有三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迅速地提高生产率,需要爆发一次真正的工业革命或者是科技出现了大的进步,才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种方法,出现1985年的《广场协议》和30年前的苏联解体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使美国或者是使美元可以通过低载量货币与实物的大规模交换,来重新填充它的价值。但我认为在2022年下半年,在可预见的时间之内,我们不会看到再有一个国家能提供像日本那样的《广场协议》,或者是能提供像苏联解体那样的灾难,让美国吸血,以至于满血复活。

  所以,我们对这一次美国的通货膨胀是悲观的。至于说加息之后,6月的加息已经造成了债市、股市的重挫。虽然美元指数在汇市上表现亮丽,但其实隐患是明确的,因为我们看到了黄金的价格,其实这里边隐隐地有一条线索在突出来。

  另外比较麻烦的事情是俄罗斯的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将卢布与黄金挂钩这件事情,实际上是用另外一个说法向世人证明什么叫货币的价值载量。如果美元货币的价值载量这个事实被大家警觉并且开始采取措施的话,美元可能会出现一个比较麻烦的情况,我们用“信用崩塌”来定义这件事情。至于这件事情会在什么时间发生,我想没有那么快,因为毕竟是一个世界第一大的经济体,并且整个美元的交易体系还是非常完备的。所以,可能没有预想的那么快、那么猛烈,但这个方向大体上不会错。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因为它现在加息的实际利率还是跟通胀比有一定的差距,美国还是一个负利率的状态,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美国一年的税收可能也只有4万亿美元,它的财政支出是7万亿,中间有3万亿的差额。它的债务是30万亿美元,如果再加息1%,每年就要多掏3000亿美元的利息。因为这个前置的话,缩表只是象征性的防通货膨胀的努力,不会变成一个激进的加息。

  卢麟元:对,没错。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